当前位置:丝瓜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天下英雄刘玄德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袁本初忧子回师

第一百五十二章 袁本初忧子回师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袁绍进兵到内黄,得知公孙瓒举兵南下、田豫渡河北上的消息,顿时脸色大变,立即驻兵不动,召集麾下文武商议行止。

    军帐内,冀州文武陷入了激烈争论。

    田丰力主先南下击破刘备,救援曹操,道:“吕布、郭贡皆匹夫之勇,无甚远略,刘玄德有雄才,所图甚远,若破孟德,据有兖州,将不可复制。丰仍持前策,必须趁刘玄德孤师远征,破之于鄄城之下。否则悔之无及。”

    郭图之前同意发兵救曹操,现在却主张先破公孙。他大声道:“不然。时移世易,岂能一概而论?现今公孙瓒携数万精骑、燕代雄兵南下,田豫、张飞等北上附之,我军若渡河,邺城空虚,必为敌破,将士家眷皆成俘虏,得此消息,军心必乱,甚至崩散!即使不散,也必士气低落,安能战胜刘备、吕布虎狼之军?进则不胜,退则无路,我等死无葬身之地矣!”

    许攸也附和郭图,道:“可先请曹孟德突围北上,刘备、吕布乃虎狼之辈,贪得无厌,唯利是图,均觊觎兖州,一旦得兖州,必起争执,届时我军挟破公孙瓒之威南下,可一鼓而擒二凶!岂不为上策?”

    袁绍捻须沉吟,孰先孰后,事关成败,不得不谨慎再谨慎。

    沮授支持先破刘备,道:“兖州乃天下之中,安能轻言放弃?若弃兖州,吾观吕布有勇无谋,必为刘备所擒。届时刘备席卷四州,整兵缮甲,我军何弊之乘?当速破刘备为上。”

    荀谌也附议道:“刘备有雄才,麾下英才济济,若得兖州,则如龙入海,如鱼得水,公孙瓒远逊于刘备,宜北守南攻。”

    郭图、许攸不甘示弱,与沮授、田丰等争论不休。

    讨论了一个上午,袁绍难以决断。下午,审配、袁谭自平原送来书信,说田豫舍平原北上,直取河间,当是要与公孙瓒汇合。据斥候报告,田豫大军浩浩荡荡,旌旗蔽日,兵力至少六万以上。

    袁绍大为震惊,问沮授:“刘备已发精兵与孟德相持于鄄城,田豫如何能征集如许大军?”

    沮授道:“闻刘备曾实行精兵政策,将半数士兵转为屯田兵,随刘备入兖兵力不足两万,青州本有两万兵不足为怪,且田豫又征集精壮,涸泽而渔,故能集兵六万。此兵成军不久,战力必然低下,不足为患。若剪除刘备,田豫之军必然四散。则我军可一战而定兖、青。”

    郭图道:“沮公之言大谬!前后矛盾,让人难解。公极言刘备之能,若刘备果如公所说,那么我等即便悉军南下,也未必能轻易击败刘备;而我军邺城空虚,公孙瓒和田豫集兵十万,又有黑山贼相助,邺城必然难守。那时我军后方已失,军心必乱,刘备若乘势猛攻,我军如何抵挡?况且还有吕布在。吕布曾助我军破张燕,其之勇猛人所共知。既如此,还不如先平公孙,再挥兵南下。”

    袁绍被他们吵得脑袋疼,挥手让他们都出去,自己靠在几案边苦思。这一日大军变没有行进,驻扎在了内黄。

    次日,袁绍正要再次集合谋士们商议,突接到邺城来信。这是一封私信,是刘夫人亲手所写。袁绍心中一突,忙拆开观看。看完不由啊呀一声,站起身来,在帐内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袁绍才命人把沮授、田丰、逄纪等人请回来,扬了扬手中的书信道:“吾儿显雍有疾,一整天水米未进。显雍一向健壮,今突然得病,岂非上天示警乎?吾意已决,今日大军回返,吾坐镇于邺城,尔等分兵迎战公孙瓒、田豫。待破公孙瓒后,再南下擒杀刘备、吕布。”显雍即袁绍幼子袁买,生于公元190年,正是袁绍讨董前夕,年方四岁,聪明伶俐,天资过人,深得袁绍喜爱。

    沮授愕然,田丰瞪目。

    两人还待劝说,袁绍挥手道:“吾意已决,勿要多言。退下吧。”命人将众将唤来。

    不一时麴义蒋奇、颜良文丑、高览张郃等入得帐来,袁绍命令拔军回邺。众将惊愕。

    麴义问道:“袁公,为何遽然改易方略?”

    袁绍道:“公孙瓒来势汹汹,又汇合田豫,有兵十万,邺城危险,且上天示警,我军须先北后南,方为大吉。”

    麴义瞪眼道:“袁公失计也!吕奉先骑战无敌,刘玄德当世枭雄,岂可纵之?那公孙瓒有何能为,放其来攻,又有何患?届时吾八百先登足以破之!”

    袁绍闻言大怒,这麴义怎敢如此跋扈?本欲下令将其拿下,转念一想,麴义有勇略,晓习羌人战法,强弩无双,还要用他对付公孙瓒,不宜苛责,且先优容笼络,等以后再跟他算账。想到这里,袁绍回嗔作喜,露出笑容,赞道:“壮哉斯言!届时还要依仗倬云来破公孙!至于刘备、吕布,吾以有计除之,无需多虑。”麴义字倬云,大义薄云之意。

    麴义还要再说,袁绍摆摆手,道:“诸君无需多言,且下去安排拔营吧。”转身取了兵书来看,不理众将。

    麴义只得悻悻住口,看了颜良文丑等将一眼,大家各怀心思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出门后麴义还嘟囔不休:“袁公朝令夕改,军士们何所适从?”

    颜良瞪视之,喝道:“麴将军,袁公自有主意,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的好。”颜良文丑乃袁绍简拔于草莽之中,皆对袁绍感恩,虽对袁绍退兵举动有些不解,但还是竭力维护于他。

    麴义回瞪,喝道:“莫非吾言有错?”

    文丑劝解道:“我等皆为冀州基业着想,有所争执乃是寻常,都出于公事,千万不可陷入意气之争。袁公大计雄略,我等武人不易妄加忖度,还是执行军令为上。”

    麴义看了看魁梧如门神般的两人,好汉不吃眼前亏,哼了一声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颜良骂道:“这厮无礼,我必报之!”

    文丑拉了他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高览和张郃对望一眼,眼神交汇,各自离开。这冀州军中各有山头,麴义一派,颜良文丑一派,淳于琼、蒋奇、韩荀、赵叡一派,袁谭一派,高览、张郃谁都不依附,算是自成一派,但论所辖兵力,乃是最弱。高张二人也小心谨慎,专心军事,不问闲事。

    袁绍拔营前,想想沮授、田丰之言,又觉得有些道理,遂又决定派蒋奇、高览将兵两万去救曹操,即便不能破刘备、吕布,也要遥为声势,让曹操多坚持一段时间,等自己破公孙瓒后再行相救。袁绍又谆谆嘱托,勿要浪战,务必要在黄河以南保持存在。

    又命令屯兵于东阿的朱灵、韩荀领兵西上,与蒋奇、高览汇合,共救鄄城。当日夏侯惇撤兵回鄄后,朱灵、韩荀自领兵扼守苍亭要津。张邈、陈宫叛曹后,陈宫曾攻东阿,被程昱、枣袛击走。程昱招朱灵、韩荀,两人遂至东阿。

    关羽追夏侯惇入兖州,朱灵本拟长驱直入而攻青州,韩荀不同意。韩荀认为关羽虽走,仍留下李器、吴福、常淮等人驻守边境,不易攻。韩荀字莒子,出身士族,乃袁氏故吏,跟随袁绍奔走已十余年,在袁军中的地位要胜过朱灵。

    朱灵只得在东阿枯坐,对袁绍虎头蛇尾、动辄改易、优柔寡断、明勇实怯的行为大为不满,心中如憋着一团火:“我朱文博兼知文武,不弱于人,而与此等人共事,实可羞也!”

    现在朱灵又接到袁绍退兵,令自己西上与蒋奇、高览合兵的消息,顿时大怒,拔刀将几案斫断,大骂庸才不止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